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手機版

A1閱讀網 > 女頻 > 言情 > 時光不再至此時

>

時光不再至此時

五軍作者 著

言情連載

為了奪走她父親的股權,她被渣男渣女聯手設局。 四年后,她攜萌寶歸來,寶貝兒子雙手插腰,“媽咪,聽說現在流行認干爹,你等著,我去認一個給你撐腰!” 沒幾天,兒子領回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超級大帥哥。 “媽咪你放心,我查過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專治各種不服!”兒子自信的說。 程漓月:“……” 看著驚呆了的女人,宮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親子鑒定,“什么時候的事?”...

來源:掌閱   主角:宮夜霄程漓月   413萬字更新:2020-08-19 15:57:59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收藏書架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時光不再至此時》小說連載于掌中云,宮夜霄程漓月是這本小說的主角。主要講述了:曾經程漓月以為她找到了值得托付的良人,結果沒想到結婚半年時間她就被丈夫婆婆還有朋友設計陷害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四年后當她重新歸來的時候,那些人竟然還對她出言羞辱,但是現在的她可不是當年那個被人設計凈身出戶的懦弱之人了,那些人既然想要羞辱她,她就讓他們付出慘痛的代價,這是四年前他們虧欠她的,現在該償還了.......更多小說精彩內容盡在A1小說閱讀網!

山時光不再至此時

《時光不再至此時》文章節選

快八點左右人,宮夜霄起身朝宮老爺子道,“爺爺,我先回去了。”

“好, 回去!路上小心些。”宮老爺子含了一下首。

宮嚴依然坐著,他的目光依然不敢置信的看著宮夜霄,只見他身形挺健,步履平穩,一如往常那份凌厲據傲的樣子,真得令他心底惱了一陣,沒想到,他以為這是宮夜霄最弱的時間,沒想到,他沒有在那車隊里。

宮夜霄在身影在邁出大廳的時候,走向了他的轎車,才離不到幾米的時候,他高挺的身軀猛地彎了一下,隨著,他每走一步,都顯得那分艱難,步子不穩,保鏢立即下車扶他,關切低喚了一聲,“宮總,您沒事!”

宮夜霄的俊臉微揚,額頭上冒著一層冷汗,他低沉道,“送我回去。”

宮夜霄坐進車里,保鏢的車一路駛向了公寓的方向。

程漓月接了小家伙回來之后,便一直急著想要去看宮夜霄,可是,孩子沒有睡著,她也不能輕易的出家門,她只好等著兒子睡著。

小家伙今天在學校里沒有午睡,在八點半就犯困了,程漓月立即哄他上床,給他講故事,唱歌,小家伙三歲八個月了,乖乖的躺在媽咪的身邊,聽著她講恐龍王國的故事,聽著聽著,大眼睛便眨巴眨巴著。

程漓月放下耐心給他講完,小家伙已經捧著臉,伴隨著故事里的內容陷入了夢鄉了,程漓月在看見他睡著的小臉,不由吁了一口氣。

卻也不能立即離開,而是在陪著它一起坐了十幾分鐘上,確定小家伙睡沉了,程漓月才一刻不停的急奔向了房門,輕輕的把門關上,來到了下一層。

她敲響了門,保鏢給她打開,程漓月快速看向保鏢的時候,發現他的臉上有一絲著急。

“出什么事了?”程漓月心跳一漏,就擔心宮夜霄出事。

她沒有等保鏢回答,就沖進了房間里,看見的一幕,令她的胸口一窒,只見宮夜霄滿頭大汗的躺在床上,醫生正在撕開他的腹部傷口,明明已經止血的紗布,這會兒漫出了一片殷紅血際。

程漓月趕緊坐到另一邊的床前,宮夜霄揪著被子忍疼的大掌,立即握住她探來的手,程漓月與他十指相扣,仿佛能切身感受著他此刻的痛苦,她身子也繃緊了,這時護士折了兩張紙遞給她,“替宮先生擦擦汗!”

程漓月接過,伸手擦在他的額頭上,他的墨發也打濕了一片,傷口撕裂的痛苦,宮夜霄一聲不吭,但他承受的痛苦,全在汗水里表顯出來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傷口會突然出血?”程漓月朝醫生尋問。

醫生正在清理著傷口,認真嚴謹的出聲道,“宮先生在外面呆得太久了。”

呆得太久了?程漓月立即意識到宮夜霄身上還穿著一件皓白真絲的襯衫,他出去過?

“你…”程漓月真想立即吼他一嗓子,可是,看著他這會兒已經忍著疼,包扎傷口了,她所有的生氣都咽回去,只是狠狠的瞪他一眼。

宮夜霄瞇著眸,反而嘴角還能扯出一抹笑意來。

程漓月一顆心都懸在他撕裂的傷口處了,明明之前恢復得不錯的,這會兒,滲出血來,醫生正在替他重新上藥,重新包扎,弄了近十幾分鐘之后,醫生疲倦的直起身道,“宮先生,這次之后,可能又要躺幾天了,你這傷口不能再撕開了,這樣會造成發炎的。”

“我知道,謝謝醫生。”宮夜霄含了一下首,點頭。

“好了,現在重新處理過了,沒什么大礙了。”

“謝謝醫生。”程漓月朝醫生感激一聲,現在都晚上九點多了,醫生還能趕過來替他包扎,算不錯了。

醫生和護士離開之后,保鏢們都呆在外廳,臥室的門剛才被醫生關了起來,這會兒床上程漓月松開了被他握得發白的手掌,終于生氣了。

“你剛才去哪了?”程漓月氣惱的尋問。

“回宮宅,見我爺爺。”宮夜霄應了一聲。

“不是說不讓你亂跑嗎?”

“我必須在我宮家露個臉,否則,等我二叔他們逼我出面的時候,我可能沒這么容易應付。”宮夜霄俊臉透著一絲倦。

程漓月一時之間,氣便立即消了,只有心疼,心疼他受傷了,連好好養傷都做不到,他說什么第一首富,卻連平常人受傷的待遇都沒有,還要顧及這個,顧及那個。

“醫生說不能再撕開了,這幾天你就乖乖的躺在這里,哪里也不許去了,知道嗎?”程漓月板著臉命令道。

“小家伙睡了?”

“好不容易哄睡的。”

宮夜霄臉上閃過一抹嘆息道,“我都想他了,等我再養幾天,我就搬回家里去住。”說完,宮夜霄朝她望來,“給個洗個頭,抹個全身怎么樣?我一身癢死了。”

程漓月雖然有些害羞,但是,他現在又傷得不能下床了,這種事情,保鏢做不來,護士做不來,好像也只能她來做。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8月30日